导航菜单

[原创]明确死囚犯基本待遇,最高法重审得好!

Style='字间距: 2px;'>周鹏安:界定死刑犯的基本待遇,最高法律审查是好的!

8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》。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如果犯罪分子在审判后有正当理由,可以在执行死刑前与其近亲相遇亲属和朋友。

关于死囚犯的基本待遇,作者于2013年10月5日写了《建议明确死囚犯基本待遇》,并将其作为社会舆论报道。现在我看到了最高法律的这一规定,并理解了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[10x9A8B]。已经明确规定“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死刑前告知犯罪分子与近亲相遇的权利。如果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近亲属,罪犯的近亲属申请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并安排及时会见。我觉得我很担心。但是,作者在本文中所写的几个案例也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表明许多基层法院已经忘记了这一规定。因此,为最高法院审查死刑犯的基本待遇“卖”!我也借此机会在五年前发表这篇文章如下:

建议澄清死囚犯的基本待遇

负责“沉阳小贩暗杀城市”案的党员夏俊峰于9月25日被处决。案件发生在2009年5月。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后,检察官和原告之间的分歧集中在一起。关于“故意杀人罪”或“合法辩护”。此案还涉及社会弱势群体中的“小贩”和经常发生暴力执法事件的“城市管理”。因此,它始终成为舆论的焦点,“留刀下”的呼声也是一波高潮。

由于外人无法理解案件的细节,他们应该尊重司法判决。然而,夏俊峰被处决前的经历是不可接受的。同一天,夏俊峰的妻子送微博:“夏俊峰要求他们给我们一张照片,被拒绝,并说要给他一张照片,不,为什么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,留下一个不能把照片展示给儿子吗?为什么这么无情?为什么?“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为什么法庭剥夺了死囚犯及其家人的最后一次拍照机会?为什么不允许单独带给小儿子?从法律角度来看,死刑犯的公民身份并未被剥夺(只有在执行死刑后,他的公民身份才会自然丧失)。那么,死刑犯夏俊峰的“特殊公民身份”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。而且“没有禁止法律可以”,夏俊峰的照片要求是合理的。

事实上,死刑犯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两个月前,在湖南富商曾成杰被处决之前,他的亲属没有收到最高法院的死刑,也不知道曾成杰何时执行死刑?因此,他的家人未能与曾成杰见面。之后,法院认为曾成杰获得了这样的权力,但曾成杰不想与家人见面。这种论证一方面与常识相悖,另一方面又与“没有证据的死亡”相悖,并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。

在司法实践中,允许死亡囚犯与家人合影,被司法机关推广为典型的人性化执法案例,并被社会称赞为“法治的进步”。 2003年4月11日,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发表《新华网-法制频道》,说囚犯被允许在判刑前与家人合影,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法治标志。

文过于“粗线”,对死囚犯的基本待遇并没有明确规定,前线执法人员完全依赖自己的理解。决定囚犯是否可以享有某种权力。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可以为死囚犯提供更多权力,而冷血甚至暴力的执法人员会将死亡囚犯的权力视为一种游戏。

但是,这种“没有人情”,“人性化执法”远远不可能的消息不断涌现,必将消除司法机关的信誉,危害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。因此,建议尽快制定法例,规范死囚犯的基本待遇。

特别声明: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“网易”作者发表,仅代表作者的观点。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跟进

跟进

0

参与

0

阅读下一篇文章

国庆节结束后,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,房屋奴隶流下眼泪。

返回网易主页

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Style='字间距: 2px;'>周鹏安:界定死刑犯的基本待遇,最高法律审查是好的!

8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中国首例死囚犯刑前与家人合影》。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如果犯罪分子在审判后有正当理由,可以在执行死刑前与其近亲相遇亲属和朋友。

关于死囚犯的基本待遇,作者于2013年10月5日写了《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》,并将其作为社会舆论报道。现在我看到了最高法律的这一规定,并理解了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[10x9A8B]。已经明确规定“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死刑前告知犯罪分子与近亲相遇的权利。如果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近亲属,罪犯的近亲属申请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并安排及时会见。我觉得我很担心。但是,作者在本文中所写的几个案例也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表明许多基层法院已经忘记了这一规定。因此,为最高法院审查死刑犯的基本待遇“卖”!我也借此机会在五年前发表这篇文章如下:

建议澄清死囚犯的基本待遇

负责“沉阳小贩暗杀城市”案的党员夏俊峰于9月25日被处决。案件发生在2009年5月。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后,检察官和原告之间的分歧集中在一起。关于“故意杀人罪”或“合法辩护”。此案还涉及社会弱势群体中的“小贩”和经常发生暴力执法事件的“城市管理”。因此,它始终成为舆论的焦点,“留刀下”的呼声也是一波高潮。

由于外人无法理解案件的细节,他们应该尊重司法判决。然而,夏俊峰被处决前的经历是不可接受的。同一天,夏俊峰的妻子送微博:“夏俊峰要求他们给我们一张照片,被拒绝,并说要给他一张照片,不,为什么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,留下一个不能把照片展示给儿子吗?为什么这么无情?为什么?“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为什么法庭剥夺了死囚犯及其家人的最后一次拍照机会?为什么不允许单独带给小儿子?从法律角度来看,死刑犯的公民身份并未被剥夺(只有在执行死刑后,他的公民身份才会自然丧失)。那么,死刑犯夏俊峰的“特殊公民身份”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。而且“没有禁止法律可以”,夏俊峰的照片要求是合理的。

事实上,死刑犯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两个月前,在湖南富商曾成杰被处决之前,他的亲属没有收到最高法院的死刑,也不知道曾成杰何时执行死刑?因此,他的家人未能与曾成杰见面。之后,法院认为曾成杰获得了这样的权力,但曾成杰不想与家人见面。这种论证一方面与常识相悖,另一方面又与“没有证据的死亡”相悖,并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。

在司法实践中,允许死亡囚犯与家人合影,被司法机关推广为典型的人性化执法案例,并被社会称赞为“法治的进步”。 2003年4月11日,《建议明确死囚犯基本待遇》发表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,说囚犯被允许在判刑前与家人合影,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法治标志。

文过于“粗线”,对死囚犯的基本待遇并没有明确规定,前线执法人员完全依赖自己的理解。决定囚犯是否可以享有某种权力。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可以为死囚犯提供更多权力,而冷血甚至暴力的执法人员会将死亡囚犯的权力视为一种游戏。

但是,这种“没有人情”,“人性化执法”远远不可能的消息不断涌现,必将消除司法机关的信誉,危害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。因此,建议尽快制定法例,规范死囚犯的基本待遇。

Style='字间距: 2px;'>周鹏安:界定死刑犯的基本待遇,最高法律审查是好的!

8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新华网-法制频道》。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如果犯罪分子在审判后有正当理由,可以在执行死刑前与其近亲相遇亲属和朋友。

关于死囚犯的基本待遇,作者于2013年10月5日写了《中国首例死囚犯刑前与家人合影》,并将其作为社会舆论报道。现在我看到了最高法律的这一规定,并理解了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[10x9A8B]。已经明确规定“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死刑前告知犯罪分子与近亲相遇的权利。如果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近亲属,罪犯的近亲属申请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并安排及时会见。我觉得我很担心。但是,作者在本文中所写的几个案例也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表明许多基层法院已经忘记了这一规定。因此,为最高法院审查死刑犯的基本待遇“卖”!我也借此机会在五年前发表这篇文章如下:

建议澄清死囚犯的基本待遇

负责“沉阳小贩暗杀城市”案的党员夏俊峰于9月25日被处决。案件发生在2009年5月。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后,检察官和原告之间的分歧集中在一起。关于“故意杀人罪”或“合法辩护”。此案还涉及社会弱势群体中的“小贩”和经常发生暴力执法事件的“城市管理”。因此,它始终成为舆论的焦点,“留刀下”的呼声也是一波高潮。

由于外人无法理解案件的细节,他们应该尊重司法判决。然而,夏俊峰被处决前的经历是不可接受的。同一天,夏俊峰的妻子送微博:“夏俊峰要求他们给我们一张照片,被拒绝,并说要给他一张照片,不,为什么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,留下一个不能把照片展示给儿子吗?为什么这么无情?为什么?“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为什么法庭剥夺了死囚犯及其家人的最后一次拍照机会?为什么不允许单独带给小儿子?从法律角度来看,死刑犯的公民身份并未被剥夺(只有在执行死刑后,他的公民身份才会自然丧失)。那么,死刑犯夏俊峰的“特殊公民身份”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。而且“没有禁止法律可以”,夏俊峰的照片要求是合理的。

事实上,死刑犯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两个月前,在湖南富商曾成杰被处决之前,他的亲属没有收到最高法院的死刑,也不知道曾成杰何时执行死刑?因此,他的家人未能与曾成杰见面。之后,法院认为曾成杰获得了这样的权力,但曾成杰不想与家人见面。这种论证一方面与常识相悖,另一方面又与“没有证据的死亡”相悖,并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。

在司法实践中,允许死亡囚犯与家人合影,被司法机关推广为典型的人性化执法案例,并被社会称赞为“法治的进步”。 2003年4月11日,《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》发表《建议明确死囚犯基本待遇》,说囚犯被允许在判刑前与家人合影,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法治标志。

文过于“粗线”,对死囚犯的基本待遇并没有明确规定,前线执法人员完全依赖自己的理解。决定囚犯是否可以享有某种权力。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可以为死囚犯提供更多权力,而冷血甚至暴力的执法人员会将死亡囚犯的权力视为一种游戏。

但是,这种“没有人情”,“人性化执法”远远不可能的消息不断涌现,必将消除司法机关的信誉,危害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。因此,建议尽快制定法例,规范死囚犯的基本待遇。

特别声明:本文由网易上传并由媒体平台“网易”作者发表,仅代表作者的观点。网易只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跟进

跟进

0

参与

0

阅读下一篇文章

国庆节结束后,300个城市的销售收入被释放,房屋奴隶流下眼泪。

返回网易主页

下载网易新闻客户端

Style='字间距: 2px;'>周鹏安:界定死刑犯的基本待遇,最高法律审查是好的!

8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。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如果犯罪分子在审判后有正当理由,可以在执行死刑前与其近亲相遇亲属和朋友。

关于死囚犯的基本待遇,作者于2013年10月5日写了《新华网-法制频道》,并将其作为社会舆论报道。现在我看到了最高法律的这一规定,并理解了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[10x9A8B]。已经明确规定“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死刑前告知犯罪分子与近亲相遇的权利。如果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近亲属,罪犯的近亲属申请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并安排及时会见。我觉得我很担心。但是,作者在本文中所写的几个案例也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表明许多基层法院已经忘记了这一规定。因此,为最高法院审查死刑犯的基本待遇“卖”!我也借此机会在五年前发表这篇文章如下:

建议澄清死囚犯的基本待遇

负责“沉阳小贩暗杀城市”案的党员夏俊峰于9月25日被处决。案件发生在2009年5月。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后,检察官和原告之间的分歧集中在一起。关于“故意杀人罪”或“合法辩护”。此案还涉及社会弱势群体中的“小贩”和经常发生暴力执法事件的“城市管理”。因此,它始终成为舆论的焦点,“留刀下”的呼声也是一波高潮。

由于外人无法理解案件的细节,他们应该尊重司法判决。然而,夏俊峰被处决前的经历是不可接受的。同一天,夏俊峰的妻子送微博:“夏俊峰要求他们给我们一张照片,被拒绝,并说要给他一张照片,不,为什么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,留下一个不能把照片展示给儿子吗?为什么这么无情?为什么?“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为什么法庭剥夺了死囚犯及其家人的最后一次拍照机会?为什么不允许单独带给小儿子?从法律角度来看,死刑犯的公民身份并未被剥夺(只有在执行死刑后,他的公民身份才会自然丧失)。那么,死刑犯夏俊峰的“特殊公民身份”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。而且“没有禁止法律可以”,夏俊峰的照片要求是合理的。

事实上,死刑犯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两个月前,在湖南富商曾成杰被处决之前,他的亲属没有收到最高法院的死刑,也不知道曾成杰何时执行死刑?因此,他的家人未能与曾成杰见面。之后,法院认为曾成杰获得了这样的权力,但曾成杰不想与家人见面。这种论证一方面与常识相悖,另一方面又与“没有证据的死亡”相悖,并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。

在司法实践中,允许死亡囚犯与家人合影,被司法机关推广为典型的人性化执法案例,并被社会称赞为“法治的进步”。 2003年4月11日,《中国首例死囚犯刑前与家人合影》发表《关于死刑复核及执行程序中保障当事人合法权益的若干规定》,说囚犯被允许在判刑前与家人合影,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法治标志。

文过于“粗线”,对死囚犯的基本待遇并没有明确规定,前线执法人员完全依赖自己的理解。决定囚犯是否可以享有某种权力。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可以为死囚犯提供更多权力,而冷血甚至暴力的执法人员会将死亡囚犯的权力视为一种游戏。

但是,这种“没有人情”,“人性化执法”远远不可能的消息不断涌现,必将消除司法机关的信誉,危害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。因此,建议尽快制定法例,规范死囚犯的基本待遇。

Style='字间距: 2px;'>周鹏安:界定死刑犯的基本待遇,最高法律审查是好的!

8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《建议明确死囚犯基本待遇》。根据新的司法解释,如果犯罪分子在审判后有正当理由,可以在执行死刑前与其近亲相遇亲属和朋友。

关于死囚犯的基本待遇,作者于2013年10月5日写了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〉的解释》,并将其作为社会舆论报道。现在我看到了最高法律的这一规定,并理解了最高法院在2012年颁布的[10x9A8B]。已经明确规定“人民法院应当在执行死刑前告知犯罪分子与近亲相遇的权利。如果罪犯申请会见并提供具体的联系方式,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近亲属,罪犯的近亲属申请会见,人民法院应当允许并安排及时会见。我觉得我很担心。但是,作者在本文中所写的几个案例也是客观存在的,这也表明许多基层法院已经忘记了这一规定。因此,为最高法院审查死刑犯的基本待遇“卖”!我也借此机会在五年前发表这篇文章如下:

建议澄清死囚犯的基本待遇

负责“沉阳小贩暗杀城市”案的党员夏俊峰于9月25日被处决。案件发生在2009年5月。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后,检察官和原告之间的分歧集中在一起。关于“故意杀人罪”或“合法辩护”。此案还涉及社会弱势群体中的“小贩”和经常发生暴力执法事件的“城市管理”。因此,它始终成为舆论的焦点,“留刀下”的呼声也是一波高潮。

由于外人无法理解案件的细节,他们应该尊重司法判决。然而,夏俊峰被处决前的经历是不可接受的。同一天,夏俊峰的妻子送微博:“夏俊峰要求他们给我们一张照片,被拒绝,并说要给他一张照片,不,为什么,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残忍,留下一个不能把照片展示给儿子吗?为什么这么无情?为什么?“

令人难以置信的是,为什么法庭剥夺了死囚犯及其家人的最后一次拍照机会?为什么不允许单独带给小儿子?从法律角度来看,死刑犯的公民身份并未被剥夺(只有在执行死刑后,他的公民身份才会自然丧失)。那么,死刑犯夏俊峰的“特殊公民身份”当然应该受到法律的尊重。而且“没有禁止法律可以”,夏俊峰的照片要求是合理的。

事实上,死刑犯的合法权利无法得到有效保护的情况并非如此。两个月前,在湖南富商曾成杰被处决之前,他的亲属没有收到最高法院的死刑,也不知道曾成杰何时执行死刑?因此,他的家人未能与曾成杰见面。之后,法院认为曾成杰获得了这样的权力,但曾成杰不想与家人见面。这种论证一方面与常识相悖,另一方面又与“没有证据的死亡”相悖,并受到社会的广泛质疑。

在司法实践中,允许死亡囚犯与家人合影,被司法机关推广为典型的人性化执法案例,并被社会称赞为“法治的进步”。 2003年4月11日,《新华网-法制频道》发表《中国首例死囚犯刑前与家人合影》,说囚犯被允许在判刑前与家人合影,这是一个非常人性化的法治标志。

文过于“粗线”,对死囚犯的基本待遇并没有明确规定,前线执法人员完全依赖自己的理解。决定囚犯是否可以享有某种权力。具有一定法律知识和同情心的执法人员可以为死囚犯提供更多权力,而冷血甚至暴力的执法人员会将死亡囚犯的权力视为一种游戏。

但是,这种“没有人情”,“人性化执法”远远不可能的消息不断涌现,必将消除司法机关的信誉,危害中国司法机关的形象。因此,建议尽快制定法例,规范死囚犯的基本待遇。

澳门美高梅客户端